站内公告: 欢迎光临某某汽车有限公司网站!
4008-000-999
>> 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神彩票平台 >

金牛彩票app下载:10年奸杀8名美女乘客:08年山西

文章来源:admin 更新时间:2018-05-17

作者:萨沙

 

 

照例声明:本文是萨沙创作的小说,声明完毕

(你不知道的大案第78讲)

再多申明一点:这篇文章相当血腥恐怖,心理素质不好的千万不要看,别留下什么心理阴影。

18岁以下未成年人,不要看,切记!!!

前几天一个如花似玉的空姐被滴滴打车的司机奸杀,让人深感悲痛。其实,这类案件真的不少,不过是藏着掖着不让你知道罢了。在山西定襄县,有个出租车司机曾经作案10年之久,奸杀8名年轻美貌的女性。只有1人被强奸后,带着重伤机智逃走。萨沙今天特别说一说,希望读者说给家中的女性听一听,引以为戒。

21岁的美貌女空姐遇被人渣滴滴司机奸杀,被捅了20多刀,惨不忍睹。萨沙个人认为,这个司机不像是初犯,之前可能有过强奸前科,只是受害者没有报案而已。

怎么避免这种情况?

大家看看山西定襄县的这个出租车恶魔吧。

从1998年开始,山西定襄县突然出现了1个出租车恶魔。

这个奸杀恶魔极为凶残狠毒,让定襄甚至整个忻州市一度陷入恐慌之中。

他的出租车中藏有枪械,专门选择美貌的单身女乘客作案。这些可怜的女孩被他劫持到偏僻野外,遭到长时间的强奸和折磨,最后才被杀害。

最初的案子,还要从1998年说起。

定襄县属于山西省忻州市下辖的县。这是个小小的县城,人口不过十多万人。县城地处忻定盆地,土地肥沃,气候温和,是山西著名的产粮区。拜地理条件所赐,定襄县农业比较发达,粮食产量高,农民也相对富裕。

毛时代大力发展山西的工业,小小的定襄县被选中,成为锻压业之乡。改革开放以后,县城有很多锻压企业,1999年度被国家正式授予“中国锻造之乡”的荣誉称号,有二三万工人。

定襄县经济还是不错的,人民安居乐业。

98年6月,定襄县受禄乡向阳村却发生了一起惊天大案。

村民赵某有个12岁的女儿小娟,是小学6年级的学生。

农村的女孩发育较早,小娟外形却已经不是孩子。她长得很高,戴上了胸罩,而更像是个少女了。

外形是少女,心态却是孩子。小娟天真活泼,善良淳朴,在村里人见人爱。

这么个好孩子,突然失踪了。

赵某的父母都是农民,白天都在地里艰苦劳动,到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到家里。

小娟乖巧听话。每天放学以后,小娟在家做好功课,烧好饭等着爸妈。

17日爸妈天黑回家,却发现小娟失踪了,家里的锅也是冷的。

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。

全村人找了一个晚上,毫无收获。

第二天一早,有人发现村口田里的洼地里躺着1个人。大家跑过去一看,竟然是小娟全裸的尸体。

村民急忙报警,警方迅速赶到。

经过尸检,小娟是被人奸污后又活活掐死的。她的处女膜有新鲜的裂痕,还发现了精液。小娟死前曾经和歹徒有过搏斗,但明显歹徒的力量很大,小女孩根本不是对手。

小娟的脸上留下了惊恐万分的表情。可怜的孩子,也许此时她才知道世界上还有如此的恶人。

警方立即进行调查!

根据现场种种现象,歹徒似乎想伪装成流窜犯作案。

警方没有被迷惑,这不是流窜犯作案。

歹徒对村子情况非常熟悉。

经过村长介绍:抛尸地点虽紧靠村子,却相当隐蔽。如果不熟悉村子地形的人,不可能知道这点。

那么,歹徒很可能就是村里常住人口。

奇怪的是,周边村子大姑娘小媳妇很多,走夜路的也多。为什么歹徒会选择这个刚刚发育的小女孩呢?

一种可能就是,歹徒是性无能者或者身体较弱的老年人!

强奸不过坐牢几年,如果作案的是流窜犯,就不见得一定会被抓住。那么,歹徒为什么要杀人呢?

唯一的解释,小娟和歹徒是认识的。小娟不死就很有可能检举他,歹徒必须杀人灭口。

急于以上判断,警方立即对村子的男性进行调差,尤其是有前科的人或者单身老年男性。

这个村子比较大,人口有四五百人。

经过反复分析,警方列出了3个嫌疑人。

第一个叫做王福全,五十岁。

此人是个老光棍,也是村霸。

这老小子劣迹斑斑,有过很多盗窃和流氓滋事的前科,曾经多次被拘留,还曾劳教过几年。

此人经常在村里打架、闹事。有几次他喝醉了,就光着屁股睡在村中的大路上!

这种人,哪个女人敢嫁给他?到了50岁,这家伙还是光棍。

不过,王福全虽不是好人,倒也没有调戏骚扰妇女的前科。

案发当晚,有人曾看到王福全鬼鬼祟祟的在村口徘徊。

第二个叫做赵在鑫,30出头。

他不是村子的人,是个油漆匠。

前一段时间,赵在鑫在村里帮助外婆修房子,他外婆就是小娟的邻居。期间,小娟家也请他做了几天油漆活,小娟和赵在鑫有过几次接触。

根据调查,赵在鑫也是有前科的人。

1990年,赵在鑫因为盗窃摩托车被捕,判刑9年。

后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被多次减刑。

服刑6年后,赵在鑫就被释放。

第三个叫做赵友祥,五十多岁。

赵友祥倒是没有什么劣迹,还是个老残疾军人,少了一条腿,终身未婚。

之所以怀疑他,是因为小娟和赵友祥关系特别好。

小娟的母亲反应,赵友祥是看着小娟长大,小娟喊他“赵伯伯”。

但这两年,赵友祥并不避讳小娟已经长成大姑娘!

有几次,赵友祥到小娟家要咸菜或者找人闲聊,小娟正在屋内洗澡。

赵友祥就像没看到一样走进屋子,扫一眼后又走出来。

母亲觉得不对头,觉得赵友祥这老头子似乎是借机偷窥,让小娟不要再和赵友祥来往。

老军人也是男人,不能排除因常年单身,欲望不能发泄,强奸小娟后灭口的可能。

人命关天,况且又是小女孩被奸杀,这个案件引起周边乡镇群众的关注。

客观来说,警方也很重视,立即对3个嫌疑人进行排查。

首先,警方排除了赵在鑫的嫌疑。

根据走访赵在鑫的外婆,得知他早在案发前3天就做完油漆活,回到自己家去了(晋昌镇南关村)。

走访本村和南关村群众表明,这3天内赵在鑫确实在南关村做木匠活。

那么,赵在鑫就没有作案时间。

随后,警方又调查了王福全和赵友祥。

因赵友祥是老军人,口碑很好,不太可能作案,警方重点是王福全。

警方是在邻村的赌桌上,将王福全抓获的。

王福全一生不知道进了多少次派出所,自然丝毫不惊慌。

审讯时,王福全满不在乎,随口应答:警爷,你们真不会看人。四里八乡,我王福全也是有名有姓的。用你们的话来说,我好歹是个村霸。打架伤人,那是家常便饭。强奸小女孩这种缺德冒烟的事,咱可干不出!

民警:你干不出!你偷鸡摸狗,都进来多少次了,把派出所当养老院了吧?

王福全:偷鸡摸狗就是搞点小钱,谁叫咱爱赌呢?至于强奸,那是下三滥干的事。这种人进了局子,连犯人都看不起,都是锁在尿桶上的。再说,咱也不缺钱,要女人可以去县城发廊,去忻州也行,那里什么样的女人没有?怎么可能去强奸那个小丫头片子。我又没疯!

民警:好了,别胡说八道了。案发当天晚上,你在干嘛?谁能证明?

王福全:我家在睡觉。咱是光棍汉,我家就我1人,没人能证明!

民警:胡说,有几个人看到你在村口乱转!

问了几次,王福全拒不交代。于是,自然就动刑了。

几个耳光打过去,王福全立即软了,不吃眼前亏:行了行了,我说就是了。这个小女孩真不是我害的,我没作案时间。

民警:没作案时间,你去干嘛了?

王福全:这。。。我确实没干好事。我和邻村的丁家兄弟,把丁家村的一个鱼塘偷了,捞了一晚上的王八。第二天一大早,我们把王八到乡里卖了,每人分了几百块,然后就去赌场了。有人在傍晚看到我,那是我在村口等丁家兄弟。偷东西吗,你们爱怎么判怎么判。但杀人真不是我,你们不能栽赃我啊!

根据王福全的供述,民警立即去调查了一下。

果然,丁家村1个养殖户的甲鱼池当晚被盗。

小偷极为贪心,几乎将池里王八捞了干净。

根据现场痕迹判断,小偷撒网捞了很久,到第二天凌晨才离开,偷走了数百只甲鱼。

民警又调查了丁家兄弟,证明王福全当晚5点多,确实伙同他们去偷鱼,然后又去卖鱼、赌博,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回家。

根据尸检,小娟是晚上7点钟左右遇害的,也就是说王福全没有作案时间。

王福全被排除后,嫌疑就集中到老军人赵友祥身上。

没想到,民警第一次传讯赵友祥,就排除了嫌疑。

为什么?很简单,赵友祥直接脱下了裤子。

赵友祥:你们看看吧!咱也是要面子的人,这事连我亲哥都不知道。既然怀疑我奸杀了小娟,也就瞒不住了。

民警看过去,吃了一惊。

原来,战争中赵友祥失去了不仅仅是一条腿。当时一发炮弹炸过来,将赵友祥的右腿和2个睾丸、阴茎全部炸飞,骨盆也被炸伤。

经过野战医院几次大手术抢救,赵友祥保住了性命,却再也不是男人了。

这才是赵友祥终身未婚的原因,也是他为什么并不避讳小娟洗澡的原因。他压根就不算是男人!

根据医院证明,赵友祥根本没有强奸的能力,精液也不可能是他的。

这3个嫌疑人都被排除,案件陷入死胡同。

98年山西忻州这种落后的地方,还没有DNA检测一说。

法医提取精液,仅仅验了血型而已。

没有线索如何破案?案件就积压了起来。

时间一年年的过去,除了小娟的家属,大部分人已经忘掉了这件事。

可怜的小娟是横死的儿童,甚至不能葬入祖坟,只能埋在村外的乱葬岗里。

而这个歹徒一度偃旗息鼓,多年没有再作案。

然而,定襄县并没有平静太久。

4年后的2002年4月19日,定襄县公安局接到家属紧急报案,24岁的年轻女孩赵某突然失踪。

赵某年轻漂亮,身材高挑,皮肤白嫩细腻,是县城里的美女老板娘。

赵某是定襄县本地人,和表嫂一同经营服装店。

过几天她们要进一批货,资金不够,只得去在忻州市义井乡的叔叔家拿一些(他叔叔也是老板)。

19日中午,赵某单独去叔叔家拿钱。

表嫂不放心,说:你一个人带着钱不安全吧?要不要我陪你去?

赵某大大咧咧的说:来回也就几公里,走了多少次了,能有什么危险!你跟我去,谁看店?生意还做不做了!

于是,赵某离开了服装店,去县城火车站广场搭乘三轮摩托车,赶赴义井乡安邑村。

当年的定襄县,有出租车、黑出租车和三轮摩托车这3种交通工具。

出租车是正规注册,受公安局监控,也需要交纳费用,打车费用较高。

黑出租车不需要缴费,打车费用较低,但经常会有载客现象,乘客投诉无门。

至于三轮摩托车压根就没有牌照,是农民自用的农用车辆,根本就不能用于营运载客。

不过,三轮摩托车的车费低廉,还不到出租车的一半甚至三分之一。

在县城这种地方,三轮摩托车仍然有生存的市场。

那么,美女老板娘为什么坐三轮摩托?

还不是图省点钱吗,做生意的能省一点是一点。

没想到,赵某一去就没有再回来。

当晚10点,表嫂发现赵某没有按时回家,非常着急,急忙打手机。没想到,赵某的手机关机了。

糟了,是不是赵某带钱回来时,被人抢劫了?

表嫂又打到叔叔家询问,叔叔说赵某根本就没有来过拿钱。

赵某全家都急了,四处寻找又报警。

第2天,在忻府区义井乡安邑村附近田地里,发现了1具惨死的裸体女尸。

经过家属辨认,这就是失踪的赵某。

根据尸检,赵某是被人挟持到田地里遇害的。

奇怪的是,赵某下身赤裸,但歹徒并没有强奸她。赵某的死因更是惊人,她是被人用钢珠枪一枪打死的,子弹深入脑部。

赵某没有被强奸,让这起案件迷雾重重。

如果是劫财,赵某身上就带着一些零钱,似乎不太可能;如果是试图强奸美貌的赵某,倒也符合逻辑。可是,歹徒明明没有进行强奸,似乎就不是劫色了。

不是劫财劫色,警方怀疑这是报复杀人。杀人后,赵某的仇人故意剥下她的裤子,伪装成奸杀案现场。

于是,警方开始排查赵某的社会关系。

美女的是非自然比较多!

赵某年轻貌美,有好几个小伙追求他。其中几个小伙被拒绝后,曾经表示不满甚至扬言要教训她。

警方将这几个小伙一网打尽,挨个审讯。

遗憾的是,审来审去,反复调查,均没有发现这群小伙有任何疑点。

于是,赵某被奸杀案件,又陷入僵局。

上面也说了,定襄县不大,以县政府和火车站为中心,一共只有四五条街道比较热闹。

横穿整个县城,不过3公里左右。

这么小的地方,却接二连三发生了恶性杀人案,这如何得了!

谁也没想到,这还仅仅是系列奸杀案件的开始。

2002年10月21日,年仅18岁的定襄县女孩陈某再次失踪。

陈某也是一个漂亮女孩,鼻梁高挺,长发飘飘。

高中毕业后,陈某在农牧局担任会计。当天,她骑自行车,1个人从县城回到农牧局宿舍,从此不知去向。

3天后,有人在偏僻共路边的深沟里,发现了陈某的尸体。

陈某下身也是赤裸,却并没有被强奸。

她仍然是被用钢珠枪打中头部,不幸遇害的。

陈某的财物没有丢失,自行车也没有被骑走,人也没有被奸污。

现场有三轮摩托车的车轮痕迹,但这里是公路,这些痕迹也不能说明什么,没有被重视。

警方仍然判断是系列报复杀人,歹徒持有钢珠枪,可能和赵某、陈某都有矛盾。

在这个主导思想下,县民警开始排查陈某和赵某共同的社会关系。

没想到,县城虽小,安静内向陈某和活泼外向的赵某却不认识,根本没有社会交集。

反复排查,均看不出谁同时和2个女孩有仇。

案子仍然没有丝毫进展。

就在警方焦头烂额之时,竟然又发生了1起新的奸杀案。

陈某遇害仅仅2个月后,12月11日,县城18岁打女大学生刘某失踪。

刘某是放寒假的大学生,青春活波,打扮时髦。

从县城公交车站下车以后,刘某去搭乘三轮摩托车去乡下的老家,就此不见踪影。

定襄县警方判断又是钢珠枪杀人案,在全县到处寻找尸体,却没有找到。

一周后,在邻县五台县济胜桥下,发现了刘某的尸体。

刘某同样下身赤裸,被人用钢珠枪打死。但这次,歹徒对刘某实施了强奸!

由此,这推翻了警方之前的所有推论。

歹徒显然不是报复杀人,而是劫色。

之前对赵某、陈某扒光了衣服,却没有实施强奸。但是警方拍段是仇杀,只是伪装为奸杀现场。

现在看来,并非歹徒不想劫色,可能是他的性功能有问题。

这次歹徒强奸了女大学生刘某,说明什么?

歹徒就是劫色的恶魔,他可能和所有被害女性都不认识。

那么,警方排查她们的社会关系,自然不会有任何收获。

连案件的性质都搞错了,那还怎么破案!

1年3起强奸杀人案,对于小小的定襄县来说可谓是原子弹爆炸。

客观来说,线索有不少,可是县城民警能有多少破案能力?

连个正儿八经的法医都没有。

另外,歹徒似乎有一定的反侦察经验,现场没有留下指纹、足印,也没有任何目击者。

如果这几个女孩不被杀,多少还能提供一些线索。但现在没有一个活口,线索也就没有了。

这边,警方成立了定襄县系列奸杀案件专案组,投入大量警力,希望能够尽快破案。

遗憾的是,案件仍然迟迟没有进展。

好在第二年2003年全年和2004年11月前,差不多2年时间,歹徒并没有作案,这多少让警方缓了口气。

就在警方祈祷歹徒不要再作案的时候,这家伙却做了更大的案子。

2004年11月25日晚上,定襄县23岁女孩赵某返回南王乡留晖村,再次失踪。

和之前几个女孩不同,赵某在定襄县有一定的名气。

她是县里的一枝花,身高1米7几,性感抚媚,前凸后翘。魔鬼身材的赵某,在县城佳美超市做推销化妆品的工作,平时打扮的也很时髦。

美女到哪里都是焦点,半个县城的老百姓都认识赵某。

就这样一个小有名气的美女,也是搭车以后莫名失踪了。

警方四处寻找,直到10天后才在滹沱河河坝的一个桥洞里,发现了已经腐烂的赵某尸体。

尸体几乎全裸,胸部和背部被刺了十几刀,几乎刀刀致命。

尸检表明,赵某生前曾经遭到殴打,2次被强奸。

根据歹徒下手狠毒的情况,警方又开始认为是报复杀人。

万幸的是,此次有更上道的法医。

案件影响太大,山西省公安厅派来法医进行第2次尸检。

尸检表明,赵某确实被2次强奸,最后被掐死。但殴打和刀伤,均是赵某死后的行为。

换句话说,歹徒是故意对尸体毁伤,以造出仇杀的现场,误导警方。

看来,歹徒颇有作案经验,是个狡猾的惯犯。

根据DNA检测,歹徒正是之前强奸杀害女大学生刘某的恶魔。

歹徒作案手法老道,除了精液以外,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线索。

自然,现场仍然留下了三轮摩托车的车轮印,只是仍然没有被重视。农村吗,到处都是三轮摩托车,车辙有什么稀奇?

定襄县警方全力侦破这起案件的时候,歹徒再次销声匿迹1年多时间。

警方刚松了一口气,2006年2月7日,又有更大的案件发生。

人民解放军空军定襄军用机场的负责人,紧急向警方打来求助电话。

机场某军官的妹妹张某,赶来定襄县探亲,突然失踪。

张某年仅19岁,也是个青春美丽的姑娘。

女孩子单身出门不太放心,张某的哥哥特别让老乡战友,将妹妹一直从老家送到忻州市。

战友就在忻州市服役,并不是在定襄县。

将张某送上了赶赴定襄县的公交车,又嘱咐下车就要打电话让哥哥来接后,战友这才离开。

没想到,懂事善良的张某,不愿意耽误哥哥繁忙的工作,决定不让哥哥来接,而是自己去机场。

少女涉世不深,她认为下了公交车以后随便打个车,半个小时就可以到机场了。青天白日之下,应该没有什么危险。

没想到,张某的哥哥却再也没有见到妹妹。

这次案件涉及军人家属,又比普通的杀人案更为严重。

被接二连三奸杀案搞得坐卧不宁的定襄县警方,只能全体上街,四处调查。

张某很漂亮,引人注目,公交车女售票员对她有深刻印象,一眼就认出了她的照片。

女售票员回忆:这姑娘眼睛很大,梳一个马尾辫,很清纯的样子。她说一口外地普通话,向我详细询问了怎么去飞机场,又闲聊了一会。我告诉她,可以打车或者坐三轮摩托车,后者要便宜一些,但不太安全。公交车到了底站,也就是定襄县火车站,这姑娘就下车了。她是个很有礼貌的女孩,下车前还特别对我说了谢谢。

活不见人死不见尸,但警方基本肯定张某已经遇害。

果然,在机场附近的一条山路上,民警发现了张某的提包、内衣内裤等物,尸体则不知去向。

又寻找了多日,警方终于在宏道镇北社村南面煤厂的小空房内,发现了张某的尸体。

张某仍然是被人强奸后活活掐死!

张某死前和歹徒进行过殊死搏斗,导致2个手指折断,仍然难逃厄运。

花季少女就这样惨死。

得知张某遇害后,张某的哥哥悲痛万分,不能工作。

机场方面也相当恼怒,军方对地方施压,要求尽快侦破杀害军属案件。

遗憾的是,无能就是无能,案件仍然迟迟不能侦破。

直到1年半后的2007年8月18日,案情才有所转机。

为啥?

不是警方突然能力增强,而是出现了1个活口。

8月18日晚上约9点,南王乡留晖村外2里路的玉米地边,有个72岁的大爷独居在鱼塘小屋里。大爷帮着儿子照看鱼塘,这几个月和儿子轮流住小屋里。老人睡眠不好,睡梦中突然听到有远处有女人尖锐的呼救声。

3年前的2004年,老人所在的南王乡留晖村出过大事:大美女兰某被歹徒奸杀。

民警曾经来村子反复调查,村民们多少有了一些警觉。

听到惨烈的呼救声后,大爷立即知道出事了。他操起1把铁锹,冲出屋。几十米外的玉米地,一片混乱,似乎发生过搏斗。大爷警惕的走了十几步,突然发现本村20岁女孩梁某倒在地上。

梁某全身几乎一丝不挂,连鞋子都没穿,满头是血,看起来受了重伤。看到本村大爷后,梁某再也支持不住,一下子昏死过去。

大爷急忙将梁某背回村,村民立即用车送到县医院抢救。

伤情严重,县医院不敢收,又立即转到忻州医院。

到了忻州大医院,梁某已经陷入昏迷,呼吸微弱,随时可能断气。

此时,警方专案组也赶到了医院。

这一系列案件,已经成为震惊山西的特大连续强奸杀人案,长达5年不能侦破。

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活口,怎么也要救活她!

忻州警方安排了全市最好的医生,为梁某进行了紧急开颅手术。

根据医生的描述,歹徒下手极为狠毒。梁某是被用锤子一类的钝器,连续重击后脑四五下,造成严重的脑外伤,颅骨出现非常严重的骨折。

如果换成中老年人,这种伤情早就一命呜呼。

好在梁某刚刚20岁,年轻生命力顽强,并没有死去。在医生全力手术下,梁某终于脱离生命危险,保住了性命。

即便如此,梁某受伤非常沉重,手术后1周才能说话。

因脑部有损伤和受惊过度,梁某的思维混乱,说话前言不搭后语。

经过警方反复询问,梁某终于回忆起了当时的情况。

当天晚上8点,在县城农行工作的梁某,准备回老家南王乡留晖村。回农村无非是打车或者坐三轮摩托车!

梁某是留晖村人,而3年前同村的美女兰某被人奸杀,坊间传说歹徒可能是开三轮摩托车的。

于是,梁某没有敢于打摩托车,而是拦下了1辆昌河面包车(黑车)。

开车的司机是个小胡子,大概有30多岁,个子很矮,其貌不扬,操一口定襄方言。

见司机矮锉,身高1米7的梁某并没有想到会有危险。

谈好了价格以后,面包车飞速开往留晖村。

留晖村较为偏僻,通村土路一到晚上就没有车辆经过。

面包车开到一条小土路上,突然停车。

梁某正要询问为什么停车,发现司机拔出1支钢珠枪对准她。

梁某大惊:你干什么?

司机淫笑:你说我要干什么?

梁某:大哥,你要钱的话,我全给你。

司机:钱,我不要!我就要你的人!

梁某:大哥,求求你放过我。我才20岁,还没结婚。

司机凶相毕露:少废话,快把衣服脱了,不然杀了你!

梁某一面苦苦求饶,一面四面观察。

真倒霉,这条土路在夜晚根本无人经过。

梁某无论是呼救还是跳车逃走,肯定都难逃这个司机的魔爪。

司机见梁某拖延,用钢珠枪指着她的额头:脱不脱?告诉你,定襄那个杀人色魔就是我。我都杀了好几个了。不脱,马上就打死你。

到了这个地步,已经没有周旋的余地。梁某如果不屈服,当场就会被打死。

无奈之下,梁某只好放弃抵抗,遭受了司机的淫辱。

发泄了淫欲之后,司机继续开车前进,却不是赶往留晖村。

被奸污的梁某痛苦万分,但头脑还是清楚的(银行工作的女孩真的不一样啊)。

歹徒既然是那个奸杀狂,又被梁某看到了样子,不可能随便放过她。

歹徒很可能是将她拉到便于抛尸的地方,然后杀害。

换句话说,面包车正在拉着梁某驶向鬼门关。

到了这个地步,梁某一定要设法自救,怎么也要试一试!横竖失败了,也不过是个死。

梁某一面装作求饶,一面死死盯住窗外,寻找行人或者路过的车辆。

这边,歹徒也大意了。

见梁某几乎没有抵抗,只是一味的顺从,歹徒认为她是个没有用的女孩,早就吓傻了。

歹徒并没有将梁某捆绑,也没有堵住嘴,甚至连车门车窗都没有上锁。

面包车拐过1个弯,梁某突然发现远处玉米地深处,有个小屋亮着灯。

这恐怕是唯一可以逃生的机会,不能犹豫。

于是,梁某不顾自己几乎全裸,猛地拉开车门跳下去。车速很快,梁某重重摔在地上,受了轻伤。

生死就悬于一线,赵某不顾自己受伤甚至连鞋子都没穿,爬起来撒腿就跑,大声呼救。

梁某的跳车和呼救,把歹徒吓了一大跳。

慌乱间,歹徒操起钢珠枪和1把木匠锤,就追了过去。

过于紧张,歹徒跳下车时无意中扣到了钢珠枪的扳机。

呯的一声,枪支走火了。

自然,钢珠枪的枪声很小,倒是不怕被人听到。这种枪只能单发射击,重新装弹要花费很长时间。无奈之下,歹徒将钢珠枪丢在车上,拿着锤子追了上去。

梁某向玉米地的小屋飞奔过去,歹徒拼命去追。

两人一路狂奔,跑出了几百米,歹徒才追上梁某,一锤子将她砸倒。

随后,歹徒又对准梁某后脑连砸了四五下,将她砸昏。

歹徒正准备再多砸几下,将梁某彻底砸死,突然发现远处小屋的房门开了。

一个高高的人影,拿着什么长武器跑出来。

所谓做贼心虚,歹徒哪里想到这是个70多岁高龄的老人。

害怕被人发现,歹徒扭头就跑,驾车迅速离开,由此梁某捡了一条命。

根据梁某身体内采取的精液分析,歹徒就是定襄县的连续奸杀狂魔。

巴掌大的定襄县,一共只有十几万人。

现在知道歹徒是司机,是当地人,有了精液证据,又有了活口,还破不了案?

梁某回忆了事情的经过,因受伤严重,却记错了一些事情。

她说作案是在1个红面包车里,而面包车实际是豆青色的;她对案犯的相貌描述也有很大出入,导致模拟画像和本人区别很大。

于是,案件竟然就是破不了。

仅仅4个月后,2007年12月定襄县25岁女孩魏某,又被这个家伙奸杀。

专案组追查到2008年6月,又是半年过去了,毫无收获。

至此,歹徒已经在定襄县作案7起,时间长达5年之久。

看起来,这家伙不会主动停止奸杀,除非被抓住。

虽警方封锁消息,但这么小的地方哪里能够藏什么秘密。

一时间,定襄县四处流传有个奸杀狂魔。

坊间传说,这个狂魔专门奸杀穿高跟鞋的女孩。一时间县城没有敢穿高跟鞋,商场超市的高跟鞋全部滞销。

随后又传说,狂魔专门奸杀穿着时髦性感的小姑娘。一时间,年轻女孩纷纷脱下好看的衣服,尽量打扮的土气,一些女孩甚至穿起了她们妈妈的衣服。

最夸张的是,有谣传狂魔专门奸杀下雨天打伞的女孩。一时间,就算下暴雨,女孩们宁愿被淋成落汤鸡,也绝对不打伞。

种种谣传,甚嚣尘上。

至此,山西省公安厅彻底失去耐心,限定专案组限期破案。

万般无奈下,定襄县的民警取消所有休假,全部上街,排查所有可以的车辆。

排查工作持续了1个月,仍然毫无线索。

限期破案就快要到了,专案组上下压力极大。

7月3日,凌晨1点半左右,定襄县公安局晋昌镇派出所的3个民警例行巡逻。

走到县城公共汽车站附近,民警们发现1个面包车司机在搭讪1个女青年,让她上车,可以低价送她。

县城不是大城市,深更半夜哪有什么打车的?

什么司机会为这点小钱,晚上还出车呢?

民警们立即围上去盘查。

司机发现民警拦住他的车,顿时有些紧张。

民警发现司机是个40岁左右的中年人,矮胖,其貌不扬,头发有些自来卷,留着八字胡。

留小胡子?

幸存者刘某不就说歹徒留着小胡子吗?这家伙,会不会就是歹徒?

民警:熄火,下来。这么晚了,你怎么还在拉客?

司机稳定住情绪:民警同志,现在生意不好做啊,只能晚上也出车!

民警:把你的驾驶证和行车证出示一下。

司机无奈,慢慢的掏出了证件。

民警仔细检查,立即发现了问题:驾驶证上的钢印模糊,纸张粗糙,明显是个假证。

再看司机,他虽装作镇定,头上已经出汗。

民警:这证有问题啊。你双手抱着头蹲下,小李小王,你们2人看着他。我来检查一下车辆

矮胖的司机被2个高大的民警夹着,不敢抵抗,也无法抵抗,只能乖乖的蹲下。

这个民警开始检查面包车,很快发现后座下面有个塑料编织袋。

民警摸上去,里面硬邦邦的似乎是两个管状物。

打开一看,赫然是2支自制钢珠枪。

民警:好狗日的。小李小王,把这家伙铐了。

听到这句话,司机吓得浑身一抖,似乎想要抵抗或者逃跑。

歹徒毕竟40岁了,哪里有2个年轻民警反应快。1个民警抬脚将这家伙踢倒,2人合力将他按住戴上手铐。

司机被押送到公安局,连夜审讯。

公安局老民警很快认出,这人是赵在鑫,也就是98年12岁女孩被奸杀案的嫌疑人之一。

那个案子中,因赵在鑫有不在场证明,被排除嫌疑。

赵在鑫这家伙倒是很硬,无论警方如何询问,他始终不交代,只说自己是军迷,喜欢枪,所以私下造了2支。

萨沙:卧槽,不要侮辱咱军迷啊!

警方又不是弱智,自然不会相信他的鬼话。

民警们一面对赵在鑫抽血进行DNA检测,一面对他的家进行搜查。

DNA检测要送到太原去,20个小时才会有结果,要耐心的等待了。

而对赵在鑫家的搜查,有了重大收获。

面对民警,赵在鑫老实巴交的妻子,吓得浑身发抖,语无伦次。

妻子结结巴巴告诉民警,赵在鑫有个做木匠活的小屋,不准他和孩子进去。有一次儿子偷偷溜进去玩,被赵在鑫发现痛揍了一顿,打的住进了医院。

民警们立即用撬棍敲开门锁,冲入这个木匠小屋。

眼前的一切,让他们镇静无比。

这里面几乎是一个军火库,放置着:2支自制钢珠枪、雷管20枚、炸药3公斤、导火索20米以及大量的自制子弹、火药。

根据弹道鉴定,其中1支枪就是之前杀害多名女性的凶器。

另外,又发现被拆散的老式手枪3支。这3支手枪,是2002年7月11日西河头地道战展览馆失窃的枪支。

这边,DNA检测也有了结果,和受害女性体内的精液对比一致。

现有证据完全可以证明,赵在鑫就是连环奸杀恶魔。

稳妥起见,警方带着幸存者梁某进行辨认。

梁某战战兢兢的看了几眼,却也认出赵在鑫就是那个小胡子司机。

证据确凿,还如何抵赖?

于是,30小时后,也就是7月4日中午,赵在鑫放弃抵抗,承认自己就是定襄县系列奸杀恶魔。

赵在鑫,1967年出生在定襄县受禄乡向阳村普通农民家。

赵家孩子很多,并不富裕。

即便如此,赵在鑫的父亲还是比较重视孩子教育的。在父亲的督促下,赵在鑫读完了初中。赵在鑫是个恶魔,也是一个比较聪明的人。他的成绩平平,却颇有些艺术天赋。

初中毕业后,赵在鑫对考高中没什么兴趣,去报考了太原的美术学校。因基础课分数不够,赵在鑫没有考上。

从此后,赵在鑫无心继续读书,开始进入社会讨生活。

他拜了当地一个师傅,学会了一手精湛的木匠手艺。在学木匠的同时,赵在鑫也学会了油漆手艺。

期间,师傅发现赵在鑫这人平时沉默寡言,似乎很老实,其实做事偏激,很吓人。

赵在鑫天生冲动,喜欢走极端,骨子里还很凶恶。

学油漆手艺时,一次赵在鑫因鸡毛蒜皮小事和师兄吵架。赵在鑫不在理,说不过赵师兄,竟然将一桶油漆从师兄头上浇下,差点把师兄双眼弄瞎。

师傅认为赵在鑫这人很危险,迟早会出事。

油漆匠加木匠,赵在鑫自己吃饭是没问题了。

只是,赵在鑫却自视甚高,认为他不是普通老百姓。

1988年,21岁的赵在鑫和邻村1个女孩结婚。妻子文化程度不高,长相平平,但身体粗壮,吃苦耐劳。

1990年,妻子生了1个儿子,23岁的赵在鑫大喜过望。农村条件太差,赵在鑫就想在县城买个新房子,让儿子有更好的生活条件。

愿望虽好,毕竟不切合实际,属于好高骛远。

没有钱买房,靠做工还需要几年时间,赵在鑫不耐烦多等。

人想要钱又急燥,就很容易动歪脑筋。

赵在鑫开始盗窃,在县城偷了3辆摩托车。

在90年,摩托车就相当于今天的汽车,3辆摩托车价格不菲。

销赃时,无经验的赵在鑫被警方抓获。因盗窃价值巨大,赵在鑫被判处9年有期徒刑。

服刑期间,赵在鑫似乎表现不错,做了大量木匠活,手艺精湛,获得了狱警的赞赏。

监狱方面认为赵在鑫积极改造,给他连续减刑3次,共减刑3年。

不过,狱友则是另外一种看法。

狱友老谢多年后接受采访,这么说:赵在鑫是个疯子,在号子里没人敢惹。说实在的,里面的哪个是好惹的,打架抢劫,甚至杀人放火都不稀奇。不过,再不怕死的人,也怕疯的。我和赵在鑫在1个号子关了2年,对他很了解。有一次,大家打牌赌香烟,有个定襄的小混混出老千。我们发现了以后,他还出言不逊,先动手打人。其他人忍不得,联手打了他一顿。这根本不管赵在鑫的事,他却觉得我们打了他的老乡,是不给他面子,要报复我们。

记者:他怎么做的?

老谢:我们晚上睡着后,他用脸盆挨个砸我们头,砸晕了我们三四个人,我们都住了院。我被砸的颅内出血,养了好几个月才恢复。这种事本来要加刑。监狱护短,说他表现良好,是一时冲动,当众做个检查就算了。照常理说,赵在鑫应该感激监狱才对。结果,你猜怎么样?他不愿意当众做检查,觉得丢了面子。当着狱警的面,赵在鑫用做木工的斧头,一下把左手中指齐第二关节剁下,说做检查就去死。狱警见他自残,吓得半死,没敢让他做检查。这件事以后,大家都知道赵在鑫是疯子,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,没人敢招惹他。

赵在鑫在1996年6月提前出狱,前后坐了6年牢。

回到定襄县老家,赵在鑫发现他仍然有个家。一般的农村妇女刚刚生育后丈夫就被捕,早就离婚将孩子丢下,跑的没影子。赵在鑫的妻子却很实在,含辛茹苦的打工养着孩子,等着他出狱。

换成一般男人,肯定对老婆感激涕零,赵在鑫却不同。

偏执的赵在鑫认为老婆等他6年不符合常理,就四处打听。

结果,赵在鑫听说老婆曾经和1个表弟经常来往,立即认为老婆偷人。

其实,这个表弟才十六七岁,怎么可能和他老婆有什么关系。

赵在鑫却不管,痛打了老婆一顿,摔门而走,去了太原。

在太原,赵在鑫摆了4个月的地摊,贩卖假香烟。太原黑社会众多,做这种生意一定要有关系。期间,小流氓不断来骚扰,生意做不下去,赵在鑫只能收摊回到老家。

厚道的妻子并没有计较赵在鑫的暴戾,仍然和他一起过日子。

赵在鑫带着老婆孩子在县城南关租了个房子居住,以油漆匠和木匠为生。

不管怎么说,赵在鑫还是有个家,有老婆孩子,可以踏踏实实过日子了。

这期间,赵在鑫却意外发现自己阳痿了,根本无法和妻子过正常的性生活。妻子没有责怪他,赵在鑫却陷入了极大地自卑中。赵认为自己混的差不说,现在连个男人都做不了。

对妻子的仇恨,对自己不举的自卑和烦躁,对社会地位低下的不满,还有长期禁欲导致的极度饥渴,让本来就有些疯癫的赵在鑫更加极端、变态。

出狱后2年,也就是98年,赵在鑫帮助外婆修新房,来到了受禄乡向阳村。

期间,赵在鑫和邻居家的12岁女孩小娟多次接触。

赵在鑫有阳痿的问题,对于成年女人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。小娟的软弱幼稚,却引起了赵在鑫变态的性欲望。

帮助外婆修好新房以后3天,也就是8月30日,已经回家的赵在鑫发现丢了一件重要的工具。

当晚6点左右,赵在鑫赶到外婆家找工具。

进村以后,赵在鑫并没有遇到其他人。路过小娟围墙外,赵在鑫发现只有小娟一个人在家,只穿着背心和短裤。见周围没有其他人,赵在鑫突然迸发恶念。他跳入院子,将小娟打晕后强奸。

发泄完兽欲以后,赵在鑫冷静下来,感到极大的恐惧。

在当年,强奸罪要判刑10年。小娟认识他,一定会报案。这样一来,赵在鑫又要回到监狱蹲上10年。赵在鑫上一次入狱6年真是生不如死,他不愿意再次坐牢。

一不做二不休,赵在鑫干脆将昏迷的小娟活活掐死,然后扛出村子,丢在村外,做出可能是流窜犯作案的假象。

赵在鑫杀了那么多人,唯一有些内疚的就是对小娟。

他觉得小娟很可爱,很天真,自己奸杀她实属禽兽不如。

杀了小娟以后,警方一度将赵在鑫列为嫌疑人。

赵在鑫作案期间没有人看到,包括外婆在内所有人都以为他3天前就回县城了,有不在场证明,没有被当做凶手。

赵在鑫被吓得不轻,之后长达4年没有作案。

这4年时间,赵在鑫过的并不好。

他性格偏激,经常和顾客抬杠甚至吵架,渐渐的没人敢上门,木匠和油漆匠生意越来越差。

无奈之下,赵在鑫只得驾驶自己的红色三轮摩托车,兼职拉客贴补家用。

2002年4月19日,赵在鑫拉上了24岁的服装店女老板赵某。

赵某年轻貌美,打扮又比较性感,让赵在鑫不觉躁动。

赵某说去义井乡安邑村,赵在鑫开价15元,赵某只肯给5元。

连日生意不好,赵在鑫只能同意了。

车子快到安邑村,赵在鑫希望赵某加5块,但赵某不同意,还讽刺了一句:谈好的价格,现在又反悔,你不是敲诈吗?耍流氓啊!

赵在鑫恼羞成怒,一脚将赵某踢下车,用自制的钢珠枪指着她试图强奸。面对24岁的成熟女人赵某,赵在鑫再次不举,不能完成强奸。

恼怒之下,赵在鑫用自制的钢珠枪顶着赵某的头,将她活活打死,抛尸野地。

西河头地道战展览馆

杀死赵某,赵在鑫感到了一种很大的满足感。

他是一个变态,仇恨妻子,仇恨女人,仇恨所有人,时刻想要报复。

现实中,赵在鑫是社会底层,又离不开妻子,根本无法报复。

现在,通过奸杀美女的手段,赵在鑫报复了女人,他感到很满足,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。

于是,他开始了职业犯罪的生涯,也开始准备枪械。

7月11日,他盗窃了西河头地道战展览馆的3支老式手枪。

这家伙心灵手巧,将手枪拆卸来学习,然后改进了自己的钢珠枪,又多造了几支。

后来因经济状况好转和作案太多,赵在鑫卖掉了红色三轮摩托车,改用1辆昌河面包车拉客和作案。

随后的5年内,赵在鑫疯狂作案7起,奸杀6人,只有梁某1人被强奸后负重伤,靠自救才逃走。

在10年内,赵在鑫在巴掌大的定襄县做了8起杀人案,这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别的不说,活口梁某已经说了歹徒驾驶1辆面包车。

请问,小小的县城,能有多少辆面包车,把所有司机挨个让梁某辨认很困难吗?

就算认不出,全部做一下DNA检测又能花多少钱?

讽刺的是,正是因为警方的能力不足,才让赵在鑫得以落网。

在受害者梁某逃生以后,赵在鑫似乎应该立即跑路,不然形同找死。

可是,赵在鑫对定襄县警方极为蔑视,认为:他们除了抓现行,根本破不了案。

上得山多终遇虎,赵在鑫在弹丸之地顶风作案,甚至带着枪到处跑,最终真的被抓了现行。

更可怕的是,被捕后赵在鑫交代:我已经对奸杀女人失去了兴趣,这样报复的不够刺激。我改造了枪支,是准备用枪做大案。盗窃了雷管9枚、炸药3.05公斤、导火索1余米,是准备炸毁定襄县一处政府大楼,彻底将事情闹大。

万幸的是,赵在鑫觉得3公斤炸药太少,还需要多偷一些,才暂时没有作案。

奇怪的是,赵在鑫案件审判时间非常长。直到6年后的2014年8月20日,赵在鑫才被执行死刑。

一般来说,只有部分案情没有搞清楚的情况下,才会拖延这么久。一种说法是,赵在鑫涉及的9起案件中,有3起证据不足,有让他背黑锅的嫌疑。

这系列案件中,除了第一起12岁小娟被奸杀以外,其余7名受害女孩均是单独乘坐赵在鑫的黑车后遇害。

需要说明的是,定襄县并非没有正规出租车。受害女孩均是图便宜,坐了赵在鑫的黑车(三轮摩托车和面包车)。虽不是说正规出租车就不会出事,毕竟有名有姓的司机会有很大顾虑,出事的几率会低很多。

同时,赵在鑫作案前,均会借口抄近道将车子开到偏僻的地方作案。

受害者除了机场军官的妹妹以外,均是定襄县本地人,熟知道路,本来应该有所警觉。

车还在大路上时,如果女孩子们坚决制止赵在鑫抄近道或者及时要求停车,必要时候甚至不惜跳车或者高声呼救,赵是不敢下手的。

遗憾的是,这些20岁左右年轻美貌的女孩,有的还是智商较高的女大学生、见多识广的女老板、银行工作人员等等,却毫无警惕意识,最终不幸遇害。

客观来说,赵在鑫作案手段并不高明,却连杀了这么多人,嚣张10年之久。

除了警方办案不利以外,女孩们没有自救,导致全部遇害也是不能破案的重要原因。

赵在鑫回忆,杀害几个女孩之前也曾多次遭遇路人的路过的车辆。如果女孩呼救,不是没有逃生的可能。可惜女孩们都被吓破了胆,根本没有任何主动自救的行为。

唯一幸存的梁某,完全是依靠冷静和判断才自救成功。

她始终沉着的同赵在鑫周旋以保命。一旦有机会,梁某立即拼死逃命,才得以幸存。

单身女孩出门总是有一定危险的。但只要女孩身边随便有个男性哪怕女性同伴,赵在鑫就绝对不敢下手。

这个世界没这么安全,中国没这么安全,至少没新闻联播里面的安全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

返回列表



Copyright © 2014-2017 某某汽车零件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电话:4008-000-999手机:13978789898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玉沙路ICP备案编号:粤ICP12345678号技术支持:织梦58